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> 徐旭 >

徐旭丽:“辣妈”的寻舞之路

归档日期:06-1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徐旭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近日,一档《妈妈咪呀》的选秀节目在上海卫视播出。节目中,来自全国各地身怀绝技的“妈妈们”齐齐亮相,向观众展示或坚毅、或励志、或性感、或美丽的一面,显露不一样的“辣妈”风采。殊不知,在金华,也有这样一位“辣妈”。8年前,她因严重的颈椎问题转行走上了舞蹈之路。三十出头,年龄大出了人家一截;半路出家,完全没有任何舞蹈基础;从小节奏感不强,肢体协调能力差……在种种外在条件的制约下,她却迎难而上,执著地爱上了肚皮舞,并通过自身努力获得了别人的认可。如今,她开设的丽之韵舞坊,不仅改变了自己,也给更多热爱舞蹈的妈妈们提供了绽放魅力的舞台。她就是徐旭丽,一位美丽的单亲妈妈。

  1975年,徐旭丽出生在义乌农村,家中兄弟姐妹众多。为了给父母减轻负担,初中毕业后,徐旭丽就跟着做裁缝的母亲一起干活。

  “以前农村里,家家户户过年都会赶制新衣,这时就要裁缝上门量体裁衣。跟木工一样,我们裁缝都是吃百家饭的。”那会儿因为手艺不错,徐旭丽和母亲的活儿源源不断,收入也还算过得去。但年轻的徐旭丽不甘心安于现状,心里怀揣着“服装梦”的她,一心想去杭州的专业院校学习服装设计。

  22岁时,徐旭丽终于背起行囊来到了杭州,决定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“当时学校9月份才开学,但我上半年就去了。想着先去杭州打工攒点钱当生活费。”在杭州,徐旭丽很快找到了一份服装销售员的工作,可惜工作了几天,就出了意外。商场里的店铺平时竞争就比较激烈,为了拉生意,许多店家会让销售员在店门口叫卖。一日,由于两家服装店在叫卖过程中发生了口角,进而升级到打架。善良的徐旭丽跑去劝架,结果却被人误伤,导致左耳耳膜穿孔。之后的一年,徐旭丽的左耳一直持续性耳鸣,出现杂音,最严重时,连睡觉都成了问题。由此,她放弃了去杭州进修服装设计的机会,转而来到了金华,跟着当时有名的四大名剪“荷花”学习。

  “到金华后,姐妹劝我在金华休养,想着回义乌家人也会担心,我就留了下来。”在金华安定下来之后,徐旭丽在工商城租了一个摊位,继续干着老本行。师从“荷花”的她手艺越来越精湛,顾客也越来越多,有时忙起来要拿整麻袋的衣料带回家通宵做衣服。但随之而来,她的身体也出了问题。“因为一直低着头缝纫,导致后来我得了很严重的颈椎病,甚至开车时头都不能左右转动”。

  为了身体着想,后来徐旭丽收了摊位转行做过半年会计,本想着活儿会轻松点。但长期伏案工作,颈椎病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严重了。

  “那段时间,算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吧,身体状况不好,婚姻也破裂了,感觉前路茫茫,没有了方向。”见到徐旭丽这样,表妹提议,可以去健身房多做运动,朋友也说可以通过瑜伽来舒缓肩颈的问题。就这样,32岁的徐旭丽第一次踏进了健身行列。

  “第一次从朋友口中听说瑜伽,我并不了解它是什么。只是去健身房报了一个课程,但是没过几个月,健身房就关门了,瑜伽也学得半三不四。之后,我在江南这边卖服装,听说附近有家瑜伽馆,就过来打听,结果就遇上了对我影响很深的一位瑜伽教练。”在教练的悉心教导下,很快,徐旭丽就掌握了瑜伽的技巧。通过瑜伽的锻炼,她的颈椎也有了一定的缓解。后来,徐旭丽还考取了教练证,正式转行在她老师的瑜伽馆当教练。

  徐旭丽性格温柔又十分有耐心,在瑜伽馆非常受学生欢迎。但唯独有一个缺点,就是她的普通话不好,上课经常因为发音不标准而闹笑话,为此,徐旭丽苦恼不已。当时,瑜伽馆旁边就是一家肚皮舞馆。耳濡目染之下,徐旭丽渐渐被性感婀娜,充满女性魅力的肚皮舞所吸引。“瑜伽重在精神交流来达到身心平衡,一旦普通话不好,势必会影响上课质量。但肚皮舞重在形体方面的表达,交流起来没有那么高的要求,所以,我后来就转而学习肚皮舞,打算做肚皮舞教练”。

  三十岁出头,没有舞蹈底子,身体柔韧度又不行……一开始,徐旭丽的肚皮舞之路走得并不顺利。但看似温柔的她骨子里却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,基本功不行,她就每天凌晨4点半起来练;柔韧度不行,她就学习肌肉拉伸。徐旭丽是单身妈妈,独自带着儿子生活,已经非常辛苦。学肚皮舞那会,徐旭丽停了一切工作,没有收入,又要交学费,每天都在吃老本,后来,她就尝试给同学做练功服挣外快,“学费3000元,练功服能卖5000元,一相抵,还能有些结余。”徐旭丽笑道。

  除了带孩子、烧饭,她把所有时间基本都花在练功上。勤能补拙,凭着自身的努力,徐旭丽很快考取了肚皮舞教练证。可第一次上课,她就闹出了笑话。“学生说我教得很好,但节奏、拍子和动作三者分离,没办法协调。”发现自己节奏感很差后,徐旭丽马上请教前辈该如何克服。前辈提议,可以通过学习乐器来训练节奏感。可惜连乐器老师都“嫌弃”她的节奏感,不愿意给她上课。后来,徐旭丽只能从最基础的乐理课开始学起,听音、识谱、打拍子,慢慢后天训练自己的节奏感。

  学了肚皮舞之后,原本内向的徐旭丽爱笑了,颈椎也好了,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看到她的变化,徐旭丽身边很多的同龄朋友也对肚皮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希望徐旭丽能教她们。

  盛情难却,徐旭丽只好借用别人的教室,每天上午给朋友们上课,没想到教了两个月之后,来学的人越来越多,要分成两个班才能上完。后来,大家提议干脆让徐旭丽租一间舞蹈教室自立门户。就此,“丽之韵舞坊”的前生“旭丽形体塑身”正式开馆。徐旭丽说,之所以起这个名字,是因为当时她觉得自己的技术并没有达到可以传道授业的水准,顶多教教不会的人进行身体塑形。

  为了提升自己的肚皮舞技术,开办舞坊后,徐旭丽仍不忘四处求学。“开始那几年比较盲目,听到哪里有课程或是哪个老师跳得好,就攒学费去学习。因为都是短期的5天或7天的课程。往往是舞蹈动作记牢了,肢体却不能做到优美流畅,走了很多弯路,学得也非常痛苦。”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三年,才得以改善,“后来我才发现,原来肚皮舞有系统班课程,系统班的学习不是简单地教会你一套舞蹈或是技巧,而是像烧饭做菜一样,教你如何买菜、搭配、调料配比、火候的掌握,经过这样系统学习,才能从各个阶段真正去提高舞蹈的技巧”。

  徐旭丽强调,要想学习肚皮舞,就必须先管理好自己的身体。只要把基本功练扎实了,听到音乐自然会将动作串联起来,学任何舞蹈都会水到渠成。之后,徐旭丽将自己的舞馆改名为“丽之韵舞坊”,以突出女性魅力和身材管理为目标重新出发。“在我的舞坊,来上课的大都是已婚的妈妈,她们为了家庭,为了孩子而忙碌,放弃了曾经的美丽,放弃了青春年华,甚至没有多少时间去管理自己的身材和健康,她们来我这里,就是信任我。所以在这里上课的每一分每一秒,我都要对她们负责,好好地改造她们。”作为肚皮舞教练,徐旭丽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,除了修炼自己的肚皮舞技艺,钢琴、小提琴、打鼓、普拉提、骨骼、解剖、肌肉等等一切与舞蹈与音乐与健康有关的课程,她都孜孜不倦地学习着。

  第一次踏入舞蹈之路,徐旭丽的儿子还在上小学六年级;如今,徐旭丽40岁,儿子也已经是大一的大学生。对于徐旭丽对舞蹈的痴迷,儿子的回答十分懂事:“妈妈,只要你自己开心,想做什么就去做,不用牵挂我。”也正因为儿子的理解,让徐旭丽的寻舞之路没有了后顾之忧。

  徐旭丽总说,摆在教学的角度而言,她已经是一名不错的肚皮舞老师;但摆在舞者的角度而言,她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。“今年,我准备把自己舞坊里的所有老师都再提升一下,等明年时机成熟了,我打算去北京舞蹈学院进修两年,虽然我可能是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学生,但学无止境,只要我跳得动,五十岁、六十岁,我还是会一样继续跳下去。”徐旭丽笑道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gumtreewai.com/xuxu/53.html